客服:
技术:
QQ:
地址:
邮箱:

尊龙d88app官方下载

“蚂蚁呀嘿”APP从爆红到下架只用了7天:刷屏的变脸软件火一把就

  原标题:“蚂蚁呀嘿”APP,从爆红到下架只用了7天:刷屏的变脸软件,火一把就死?

  相信过去一周,你一定看到过不少这个BGM的魔性变脸视频。通过相关模块,只需要一张照片就可以自动生成诙谐好玩的动态唱歌视频。蚂蚁呀嘿变脸视频的火爆程度堪比短视频欠揍神曲《你打不过我吧》。

  然而,在火爆了不到一周后,幕后产品Avatarify却于3月2日凌晨悄然从App store下架了。

  Avatarify是一款摄影与录像类别的变脸软件应用,服务器在国外,发行商为Avatarify,Inc。Avatarify在2月17日中国区App Store的排名开始出现上升趋势,2月25日问鼎中国区App Store应用免费榜榜首,后连续数天稳居总榜TOP1。

  Avatarify的走红也带动了剪映和腾讯加速器相关App迅速攀升至应用榜二三位——借助剪映可以制作多人同时变脸特效,而通过腾讯加速器可以使用除蚂蚁呀嘿之外的更多模板。

  虽然Avatarify的“蚂蚁呀嘿”魔性特效来得晚了一点——如果在春节期间,效果可能会更爆炸,但也达到了现象级App的水平。

  这款软件通过AI变脸术让图片动起来,为网友带来新奇好玩的娱乐体验,同时,蚂蚁呀嘿短视频的灵魂在于BGM,为人物增加了反差效果,从马斯克、马化腾等科技公司大佬,吴京、甄子丹等演艺界明星,到蒙拉丽莎等世界名画,甚至猫猫狗狗们,都唱起了“蚂蚁呀嘿”。

  “蚂蚁呀嘿”的BGM来自一首19年前的罗马尼亚歌曲——O-Zone组合原声版《Dragostea Din Tei》,这老歌曾经在欧洲地区的排名很靠前,在法国、比利时、德国等地都拿到过冠军,如今又作为背景音乐再次翻红。

  事实上,让照片动起来、为视频或图片里的人物换脸,并不是新生产物,这门流量生意,在技术市场中,早就有所铺垫。

  在Avatarify之前,2019年陌陌推出过AI换脸软件“ZAO”。ZAO在上架第二天便冲到应用免费榜第二名,之后更是接连12天稳定应用免费榜榜首。

  同样为现象级应用,ZAO,也是以AI变脸技术为核心。它们背后主要是deepfakes这项强大的AI人脸交换技术。和photoshop不同的是,这项技术不仅可以生成图片,还可以生成视频,通过deepfakes技术,能将图片和视频中的人脸进行替换。

  2020年疫情期间,一位来自俄罗斯的程序员,由于整体居家开视频会议过于无聊,就开发了一个名为Avatarify的软件,可以帮助其在视频会议中换脸,伪装成大佬的样子,比如马斯克,让同事们大吃一惊。

  通过deepfakes技术,视频人物不仅可以换脸,图片也可以变为视频可以对口型,看起来毫无违和感。

  然而,如同当时的ZAO一样,Avatarify也在经历了短暂的火爆之后走向下架。事实上,就在Avatarify火爆的同时,就有不少网友在担心背后的隐私安全问题。

  但过往类似产品的经验告诉我们,这类 AI 换脸软件背后总是存在着各种问题。

  虽然官方并未作出正面回应,但有网友表示,这大概率还是因为涉及个人隐私问题。

  2018 年 1 月,一款可实现“一键换脸”的 App 上线,美国总统特朗普被恶搞。

  2019 年 2 月,一个“朱茵变杨幂”的换脸视频蹿红网络,视频引发争议后,视频制作者随即下架视频。

  2019 年 6 月,一款宣称能实现“一键脱衣”的软件因风险超出可控范围,被批为“AI 技术最糟糕的应用之一”,上线几天后便被下架。

  无独有偶,2019 年 8 月底,ZAO 在国内上线,短短两天时间,就成为苹果应用商店最受欢迎 App 之一。ZAO 的宣传语简洁明了,“仅需一张照片”“出演天下好戏”“添加好友多人合演”。ZAO 的出现满足了人们猎奇、参演大片的心愿。

  与 Avatarify 一样,ZAO 也曾短时间内占据过 App Store 免费榜。不过,ZAO 刚刚开始火爆就被工信部约谈,App下架被封杀,仅仅不过 3 天左右的时间。

  而在新浪科技发起一项“你会尝试 AI 换脸吗”的投票中,在 142 个参与者中,有 83 为参与者选择了“不会,无法保证隐私安全”这一选项。

  由此可见,安全问题是一直围绕着人脸识别技术的核心话题,虽然无数企业都在强调对于这项技术安全性的保障,并且在很多场景下,人脸识别真的提供了不少的便利,但是质疑一直没能从用户的心头打消。

  DeepFake 的开源降低了 AI 换脸的技术门槛,但与之相应的黑产也快速生长,各种换脸情色视频和软件教程层出不穷,在国内已经形成了一个上游提供软件及技术、中游提供视频、照片定制、下游售卖成品视频,甚至有的商家做的是全产业链的生意。

  根据网络安全公司的调查,过去几年,网络犯罪分子采用勒索软件敛财,现在他们盯上了 AI 换脸技术。通过伪造视频、企业高层语音,要求企业财务人员资金转移,或者伪造企业团队核心负责人照片,进行犯罪活动。

  暗网中就存在很多深伪视频和图片示例,网络犯罪分子在暗网上以超低价格出售 Deepfake 技术,深伪视频 5 美元起步,伪造静态图片每张 2.5 美元,Deepfake 软件 25 美元起步。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抵制 AI 换脸,其风险在于经过 AI 换脸的合成照片、合成视频是人类仅凭肉眼无法识别的,部分甚至无法通过单一技术模型鉴别,很容易被当作真实信息进行再次传播。因为除了 DeepFake,最常使用的 AI 换脸算法还有 FaceSwap 和 Face2Face,不同算法生成的结果千差万别。

  3月1日,“半个娱乐圈都在蚂蚁呀嘿”登上某短视频平台当日热榜第二名。3月3日下午,短视频平台“蚂蚁呀嘿”话题下的相关视频播放次数已达28亿次,且热度仍在持续上升。

  视频中,背景音乐是东欧摩尔多瓦的3人合唱团体O-ZONE所唱的《DRAGOSTEA DIN TEI》,因歌词中“ma-ia-hii”演唱时酷似中文里的“蚂蚁呀嘿”,故被称为“蚂蚁呀嘿”视频。这种视频由一张照片经由软件制作而成,人物的头部会跟随音乐节奏上下左右摇动,口型与演唱歌曲时的口型基本吻合。

  制作软件名为“Avatarify:AI Face Animator”,2020年7月30日上架于苹果手机的App store中,2021年2月25日登顶App Store总榜第一。但未在安卓系统的应用商城里出现,安卓手机用户无法下载。

  这是一款摄影与录像类别的变脸软件应用,介绍栏中写着“让你变成任何你想成为的人”、“恶搞老板和同事”等。该软件会自动读取手机相册内容,用户选择一张照片点击确定,随即软件会跳转到动图模板,挑选一个模板并点击合成即可制作视频并保存,“蚂蚁呀嘿”只是众多模板中的一款。

  3月2日,淘宝、闲鱼等平台已经出现了大量“蚂蚁呀嘿”视频代制作的商家。在这些商铺的封面上,几乎都写着“蚂蚁呀嘿制作”,“专业团队,快速出单”等字样,价格在几元至几百元不等。

  以买家身份随机进入一家商铺,下单后添加客服微信,买家提供图片,卖家制作好视频将直接传给买家。价格为单人10元,每加一人或每多一个人头加5元,正常情况下1小时内出单,爆单期6小时内出单。该商铺显示已有154人付款。

  客服人员介绍,自己原本是“专门做小程序的”,这段时间由于“蚂蚁呀嘿”视频火爆全网,自己便想着制作视频赚钱,其使用的便是Avatarify软件,由于安卓系统的网友没办法制作,自己可以吃一波红利。

  另一位卖家称,目前这款软件已经在苹果商城下架,但由于自己之前便已下载,所以仍然能够使用并制作,其表示每天的订单“接不过来了”。

  部分网友对换脸软件的安全风险以及代制作的商家提出质疑,“感觉这样有侵犯的嫌疑”、“AI换脸有风险”等声音不绝于耳。

  网友将自己的照片提供给商家制作视频,会存在代替真人进行人脸识别的风险,一旦被不法分子非法利用,进行网贷、办理银行卡等,后果不堪设想。同时,将自己照片通过软件做成搞笑视频传播,会存在被不良商家利用进行非法宣传、营销等风险。

  “如果商家未经当事人本人同意,擅自代制作蚂蚁呀嘿视频,根据我国《民法典》第1019条规定,构成侵犯他人肖像权,需承担侵权责任。”

  同时,对于部分网友将名人明星的照片做成搞笑视频传播,赵良善称,根据我国《民法典》第1019条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丑化、污损,或者利用信息技术手段伪造等方式侵害他人的肖像权。“侵犯了名人明星的肖像权,需承担侵权责任,比如,立即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失等。”

  deepfake也被直译为深度伪造,目前,虽然相关换脸视频细看之下还是有些违和,但随着技术的精进,有朝一日真的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并不难,况且现在国外已经有相关技术或产品。

  不少人就担心,一方面,技术滥用会导致虚假信息泛滥;另一方面,如使用明星等他人的照片来制作相关视频,就可能涉及名誉权、肖像权、知识产权等法律问题,此前有相关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利用信息技术手段伪造的方式侵害他人的肖像权;此外,个人隐私泄漏,进而涉及资产安全或人身安全等问题。

  这样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ZAO、Avatarify以及此前的FaceApp,并没有承诺会删除用户上传的照片或视频,甚至在用户协议里将涉及肖像权、知识产权的相关责任归于用户。

  人脸识别技术和AI技术滥用事件也层出不穷,总有一些偏门应用来挑战道德和法律底线。比如国外的一名程序员就曾开发出一款DeepNude的应用,只要上传一张女性照片,系统就以自动“脱掉”女性身上的衣服。

  对于新技术新应用对短视频等内容行业带来的变化和影响,2019年,有关部门制定的《网络音视频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中,就对利用基于深度学习、虚拟现实等的新技术新应用制作、发布、传播非真实音视频信息的相关行为提出了多条规范和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