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
技术:
QQ:
地址:
邮箱:

尊龙人生就是博现金

安徽铜陵“奇女”古爱莹“变戏法”致使残疾人70万现金无踪影!

  法院向来是公正公平的代名词,作为法治社会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执法主体,惩办一切犯罪分子、保护人民所有权利不受侵害、维护社会主义法制和社会秩序是人民法院以及基层人民法院的基本职能。

  而在实践中因为对法律条款的理解以及对事实证据的不同认定也会出现此类情况!但是假如这个情况的出现是在诸多巧合的“人情”关系之下出现的,那就不得不令人遐想万千了!

  据爆料人唐时贵讲述:唐时贵与古爱莹同为安徽铜陵义安区胥坝乡群心村村民,因唐时贵本身双耳听力有障碍问题(2009年被医疗机构定残二级),其父母年事已高需要照料护理,而其儿、女尚在读书,妻子没有文化无固定工作,全家6口人的生活重担都压在一人的肩上,偏偏又祸不单行,在2011年其女儿又出了车祸肢体受伤严重被定残三级(当时女儿出车祸时就读于“铜陵长江电子机工学校”),让本不富裕的家庭更显困难。

  而恰在此时,正在古爱莹开的宾馆前台收银,且又是她家钟点保洁的古爱梅(古爱莹堂妹)介绍认识当时生意经营比较大、旗下有集餐饮、宾馆、棋牌一体的“铁锚洲大酒店”的古爱莹,古爱莹表示对唐时贵家庭的情况比较同情,同时其经营生意需要资金,告知唐时贵可以将钱借给她用作经营,承诺每月3分的利息。

  思考再三的唐时贵基于家庭目前的经济情况以及劳动能力,也是出于同村的信任,于2012年将女儿的车祸赔偿款以及外借款项共计70万元转至古爱莹原铜陵县皖江合作银行账户,由古爱莹出具条据,后来发现古爱莹出具的是“收条”而非“借条”,古爱莹声称“借条”、“收条”都一样,基于同村的信任和法律意识的淡薄让唐时贵也未曾多想,但没想到就是这点让古爱莹在后来大做文章。

  款项借出后,古爱莹在仅支付了8个月的利息之后并再未支付,期间也未曾还款,在唐时贵百般讨要之下又支付了31万元的本金,尚欠本金39万元及利息,迟迟不予归还,无奈之下的唐时贵在2014年向原铜陵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但是古爱莹通过当地关系拉拢司法人员,利用“收条”和法院偏向将“借贷关系”操作成为“委托代理关系”导致唐时贵败诉。

  与此同时,爆料人唐时贵还提供了一份2015年孙天芳在铜陵市铜官区人民法院起诉古爱莹的民事判决书,同样是古爱莹在孙天芳处借款,出具的也是“收条”,古爱莹仍旧企图以“委托代理关系”混淆“民间借贷”关系,甚至还拿出唐时贵的案子做证据,可惜估计是这次的“人情”没走好,据唐时贵诉说:一、二审判决不公败诉后,在安徽小城铜陵传开后,后面上诉人都有所提防。致使法院执行了公平正义的判决。

  其实到这里想必事实的真相究竟如何大家都已心知肚明,并且古爱莹多次以这种方式“借钱”,不仅是“民间借贷”确认无疑,还很大程度上的有“非法吸储”的嫌疑,但是凭借着有“人情关系”,唐时贵的申冤维权之路可谓是艰辛和坎坷,由于气愤难平,为此而导致身体重疾,让一个原本有听力二级残疾的唐时贵更是雪上加霜。

  据唐时贵爆料,为了打赢官司逃避债务的古爱莹可谓是处心积虑、手段用尽,不仅走动关系拉拢司法人员。自己请的律师不仅不为自己争取合法权益,甚至当庭“反水”、“避重就轻”,“里应外合”坑害受害人唐时贵。

  无论是唐时贵的款项借向(古爱莹个人银行账户),还是条据的出具人,亦或是给付利息与本金31万元,皆是古爱莹,包括在唐时贵与古爱莹的通话录音中,古爱莹也明确表示向唐时贵借款,种种迹象皆证明唐时贵将钱借给了古爱莹。

  古爱莹声称的“委托代理关系”既无书面协议,又无口头协议,更没有第三方向古爱莹出示的任何条据。在一审结束时相隔半个多月古爱莹将一张不明不白的70万元的委托收条的伪证送到法院,而最终铜陵县人民法院还偏偏如此认定也是滑天下之大稽。

  古爱莹的两个证人,一个是其堂妹古爱梅,一个是其多年的姐妹关系和酒店会计黄玲玲,两者与古爱莹明显存在经济利害关系,据唐时贵了解到古爱莹也向两名证人借款几十万元,依据法律两人证词根本不能作为证据采纳。

  但是一、二审法院皆是不分青红皂白、主观臆断地就采纳了这些证言。而最可恨的是古爱莹竟然利用唐时贵的耳朵听力,且不懂法律这个原因在通话中有故意趁人之危,而法院偏偏也将此作为证据使用,实在是让吃瓜群众都气愤难平。

  根据古爱梅嫂子的“证明”显示,古爱梅在事后曾亲口对其说在县法院开庭之前,小阿姐(古爱莹)曾把她叫到家里要求为其作证,并威胁“你不要帮唐时贵说话,更不要讲对我不利的话,否则我的官司输了,那你就以后看着办吧”。

  反观唐时贵,多种有利证据被驳回和抹灭,古爱莹的亲属和下属有重大而且有经济利害关系都可以作证,为何唐时贵其证人是因同学而证言证词为什么无效?连其律师都在案件中疑点多多处处维护古爱莹的利益,古爱梅的哥哥在与唐时贵通话中透露古爱莹曾亲口告诉古爱梅唐时贵的律师已被其买通(有通话录音)。

  事实上,唐时贵的律师王涛确实与古爱莹的律师王欣然关系匪浅,(双方律师都知道唐时贵有重度听力障碍),在庭审为唐时贵申辩时所有关键性问题都不为唐时贵辩解,甚至唐时贵提供的录音内容都是由古爱莹的律师打印,将重点内容全部省去,而王涛事后被唐时贵当面揭发后,退还部分律师费这就说明其做贼心虚!(也有和律师王涛还有事务所许和平主任的通话录音)。

  无论是在对证据的认定,还是最终的判决,古爱莹最终能够奸计得逞的主要原因还是其四处找关系,影响司法公正。

  据唐时贵称,古爱莹一直在铜陵地区做生意,背景深厚,影响力极大,所以很多人都给她面子,古爱莹在接到法院传票后就一直在上窜下跳找关系疏通!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据唐时贵得知可靠信息证实,古爱莹在和唐时贵民间借贷开庭前10天前曾邀请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几位法官和铜陵市检察院处长宋建安等相关的人,到铜陵市义安区胥坝乡群心村江边的高级招待所(水上餐厅)聚餐玩乐,后因江水上涨,未能如愿,转至胥坝街道古爱莹哥哥开的“中兴大酒店”内聚餐。(唐时贵有参与吃饭者的通话录音)。

  这顿饭局中间具体发生了什么?有没有某些相对性的交易我们不得而知,众人都心知肚明,但从事实上看古爱莹的处心积虑的确得到了她想要的结果。一审法院以“委托代理”为由驳回唐时贵的诉讼请求。

  随后上诉二审到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还是宋建安处长和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参与吃喝玩乐的几位法官进行活动从中作梗,导致二审上诉再次被驳回。在唐时贵受到巨大的打击,因不服一、二审的判决向铜陵市检察院提起抗诉,承办人任世伟受到了上司的压力,来回搪塞“不予受理”,又是一个“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就把唐时贵 打发走了。(唐时贵有检察院任世伟接案的通话录音)

  笔者只能感慨和遐想,古爱莹这顿宴请的“能量”和“背景”实在太强太大了!大到原铜陵县人民法院、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铜陵市检察院的办案司法人员为其无视法律的公正严明。“关系”、“人脉”、“背景”实在太深太强,深强到一个残障人士的冤屈如坠深渊、无处伸张!“公平、“公正”、“严明”何在?